对待长辈

当我们仍还是小屁孩儿的时候,在对待长辈的认识上应该都是比较一致的:那就是尊敬。那个时候唯一的困扰就是遇到分不清我年龄的大人。我都已经八岁了,他还把我当三岁小孩哄。这种时候有些孩子肯定就不卖账了,不过我小时候还是比较懂事的(或者是怕事儿?),反正还是会附和一下的。

现在长大了,开始谈恋爱了,就要面临一项比较严峻的考验:那就是如何对待伴侣的父母?其实也仍然是显而易见的:不就还是要尊敬嘛。然而这种尊敬可就跟小时候的那种尊敬不一样了。区别在哪里呢?首先,这二位长辈对你会有所挑剔,还会有所要求。更严峻的是,你还必须要重视他们的挑剔并满足他们的要求。

其实很多父母在一开始是不加干涉的,因为他们觉得还没有必要。火候还没到那份儿上呢,就算不喜欢也不需要干涉,反正没准儿儿子、女儿自己就跟人家掰了,还犯不上自己去当黑脸儿。所以当我的好朋友告诉我她那位的父母发话后,我还跟她说这是好事儿,因为这说明俩人儿交往了两三年后人家终于肯正视她的存在了。

总是说我们这一带的人都存在着优越感,其实感觉有优越感的还在少数,大部分的是自尊心太强了。优越感是就算别人在批损你的时候,你仍然还可以自我感觉良好(因为你会觉得对方说的压根儿就不值得你去放在心上)。而自尊心呢,则是在别人批评你的时候才开始泛滥。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说白了就是不服输。无论对方是谁,说你了什么,你都会觉得对方说得不对,就是要去反驳。尤其是当对方说的是你个人因素,这种时候自尊心尤其泛滥。

我要说前面这一段话的目的是,其实在面对伴侣的父母面前,大可以抛弃自尊心。因为他们对你的批评通常不是针对你这个人的。当然一开始你肯定会转不过弯儿来,像我的好朋友就是,一个劲儿地告诉我她要提升自己,让自己做到更完美然后堵住对方的嘴。我觉得吧,无论他们的批评是什么,都绝对不是因为你个人如何如何。他们的批评都是在考虑自己孩子利益的基础上建设的。好比说,我爸爸就认为我找的对象父母一定不能是离了婚的。我相信如果我交了个父母离了婚的男孩子做男朋友,当他知道我的爸爸不喜欢他是因为他父母离婚了他肯定会觉得WTF。毕竟这又不是他能够决定了的事情,因为这样的事情而去嫌弃他简直太不人道了。但是现实就是这个样子,伴侣的父母假如跟伴侣的看法不一致,就会让你跟伴侣的父母产生这种“莫名其妙”的对质。所以说当面对这种“批评”的时候,便不必放在心上。

然而你不能就不去尊敬他们了,跟伴侣的父母仍然要保持良好的关系呀。那么怎么办呢?切记千万不要钻牛角尖啊。好比说我那个假如了的男朋友不可能非要去让他的父母复合吧。不但白痴,而且不解决问题。那么要怎么做才能够化解这种尴尬的对质呢?可能很多人都会觉得,只要我问心无愧就好了,不用去多做多说些什么。我觉得这是大错特错的。如果你想要以后跟对方有更深入的发展的话,怎么可能不跟对方的父母沟通呢?这逢年过节的怎么着也得去探亲吧?除非你们搬家到非洲去。更何况如果你有这个打算的话,对方父母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同意的呀。

如果我是一位妈妈,那么我可以肯定,最难过的莫过于孩子跟别人跑了。而作为妈妈,我肯定不会去责怪自己的孩子,肯定是自己的孩子被对方教坏了。就不要说孩子了,就好比笨笨吧,如果跟邻居家的小花狗跑掉了,我肯定特别痛恨邻居家的小花狗。我才不管他们跑了后有多开心呢,我肯定会觉得笨笨在外面会吃不饱睡不暖,而这一切都是邻居家的小花狗造成的。就算小花狗长得特别漂亮我也会觉得面目可憎,就算小花狗闻起来香喷喷的我也会觉得臭气熏天,就算小花狗对笨笨是死心塌地的我也会觉得是多此一举。总而言之就是不仅配不上还瞅不见任何的好。也许我夸大了事实,不过总归就是这个意思。做父母的(尤其是做妈妈的),都希望孩子能离自个儿近一些,这是无可厚非的。

所以说,我觉得在对待对方父母的问题上,一定要有一个态度的表率。这里面不仅包含着对伴侣的真诚,还有对伴侣父母的真诚。你需要先接纳对方的父母,才能让对方的父母接纳你。我不得不承认这是很难的。毕竟现在的男男女女都是自由恋爱,往往是到最后一步才去见父母的。见到父母也不是天天见,能够以双方沟通了解到的毕竟有限。很多时候两边儿的都放不开,就算说了些话也都是极度片面的认识。更何况双方的背景悬殊,生活习惯跟事情看法都有很大的不同,是很难达到和谐一致的。再加上我之前说过的,我们强大的自尊心是不会让我们低下头施舍对方的接纳的。

该怎么做呢?在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情的时候,我不愿意低声下气,更何况对方已经看不起我了。在这里我要重申,对方不是看不起你,而是觉得你跟人家孩子不合适。其实我个人是觉得这种事情是伴侣没有处理好,因为他、或是她没有跟自己的父母谈论过这方面的事情,导致他们看法的不一致。但是这个时候千万不要把一切都推给伴侣去处理,认为这是对方家里的事情。如果你回头要跟人家组成家庭,这不就是你自个儿家里的事情么?更何况你最不希望发生的就应该是让伴侣做那种选你或选父母的愚蠢决定了。为何愚蠢?因为你等于在拿自己的幸福当赌注,并且在逼迫对方当一个不孝之人。如果对方不孝,你又怎么指望人家对你好呢?所以这种时候无论怎样,你都要跟伴侣并肩作战。要知道伴侣肯告诉你这些烦恼事儿就是对你的信任,并且渴望与你共同解决问题。两个人在一起生活,就等于要在一起奋斗、一起寻求解决困难的办法。

在这种情况下,其实对你是有利的。因为情侣站在你这一边,就等于在Starcraft里面有了Observer。你在想什么,对方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你却了如指掌。也许你会不清楚对方的习惯、喜好、对你的看法,但是伴侣会跟你将明白说清楚。也许你会觉得这就是我,我不想要改变什么。但是喜欢、尊敬一个人不就是要依附对方的看法么。如果伴侣不喜欢短发,你不就会留长发么。相对而言,如果人家父母不喜欢你披头散发的,你就委屈盘个头不好么。你要是出一趟远门儿,肯定会想着给爸爸妈妈带一些当地特产,那么这个时候也就应该想着给对方的父母也梢上点儿东西。也许你会不屑于一昧地讨好,然而我却认为这就是呈现接纳对方的一种手段。只有当你能够把对方的父母也放在心里想着的时候才能够说明你上了心了。你要表达出来的是一种对长辈的关心与重视。对方也许看不起你口头上的承诺,但是不会看不起你行动上呈现出来的心意。切记,不要跟他们较劲儿,乖乖地做一位尊敬长辈的后生晚辈才是明确之道。

Walmart Incident

I was lining up with groceries with my mom earlier at Walmart while something odd happened. I think, although not completely sure, that some teenage boy hit on me. Below are the conversation pieces that I can recall:

boy: can you grab me the stick please? (referring to the separator)

me: *grabbed the stick and placed it after my groceries*

boy: thank you

me: *nodded slightly*

boy: do you speak english?

me: err yea?

boy: well because usually when someone says thank you, you say you’re welcome.

me: oh I nodded. *looked away thinking this guy is rude*

boy: heh I guess that works as well

me: *no expression, still looking away*

Following a period of waiting/lining up, mom noticed that I kept on rubbing my back so she asked me, in Chinese, if I have bad posture during work.

me: blah blah blah explaining why in Chinese and then ended with one English word “tension” to sum it up

boy: so you have back problems eh?

mom: aiya you should watch out for these things (in Chinese)

me: *nodded* (I was more nodding to my mom than to the boy)

That’s all that I can recall.. but do realize that the boy is NOT Chinese. Mom and I both think he’s mixed between White and Black. My mom said at first she thought the boy was messing with me, but then she noticed he put too much attention on me so she thinks he’s just trying to catch my attention.

mom: he’s not bad looking, too bad you’re taken.

me: mom, he’s probably still in high school.

mom: oh well

me: -_-b

This has got to be my weirdest Walmart encounters.

随笔

好长时间都没有写东西了,对这个博客不是一般的忽略啊。上个学期几乎就没上来过,惭愧。其实这段日子我还是有不少感想的,下面分段写一写吧,把能够记得住的都写下来。我想,要是再荒废一个学期的话我估摸着脑海里残留的片段就更加支离破碎了。

我记得以前有个朋友曾经告诉我,他所向往的生活就好像水墨画中山乡间的感觉。淡淡的、无忧无虑的、没有城市中的跌宕起伏、风风浪浪。他认为生活安逸就好了,当没钱的时候出去挣一些足够平时琐碎的开支便满足了。当时我的感觉是这样似乎也是一种不错的生活态度,随遇而安嘛。然而几年过后,这种生活态度的缺点却浮出水面。

首先,这种态度没有任何远见。人生是不可能没有高潮与低潮的,很多事情由不得你去选择,就是那么的不公平。如果家里没有一点儿积蓄,万一发生了什么事儿该怎么办呢?俗话说得好,未雨绸缪嘛。再说了,就算是圣人也会有客服不了的诱惑,更何况是我们凡夫俗子呢?谁不想嘴馋的时候买点儿好吃的,无聊的时候去商场消费消费。我这个年龄的,怎么可能从来都没有贪图过任何奢侈品?有一则有二,人的渴望是很难适可而止的。所以说,满足这种感受是不可能有一辈子的。

我很喜欢读书,而且基本上不怎么挑剔,只要有些故事情节或是创新的言论我就都能读得下去。但其中我在个别时候会偏爱言情小说。这一点我被好多人鄙视过,人家都觉得这种东西没什么可读性,竟是些小姑娘家的风花雪月类故事。小说中我比较读不下去的是安妮宝贝那类的颓废文。然而似乎很多人,男孩女孩都有,会崇拜甚至模仿此类作品。我啊,还就真纳闷儿了。我不喜欢读安妮宝贝,一开始是因为觉得压根儿没什么有意思的故事情节,而且感觉太抽象了,让我读得不痛快。但是后来我却觉得这种文章太悲观,有些不负责任。她用的语言很优美,富有感染力,让本来生活悠闲的人蠢蠢欲动地想要悲伤出什么麻烦事儿来。所以我不爱读,读了之后就会凭白无故地想要闹些事儿来,去感情冲动一把。但是读言情故事不一样啊,写得好的我读了一章就马上可以一头扎进去,一个小时后读完就会感觉很满足,因为最后一般都会有情人终情眷属嘛。读到悲伤处,我也可以大声哭出来,是平日可以宣泄的好办法。我最讨厌的感觉就是想哭却哭不出来的那种憋屈感,而读安妮宝贝就会让我有那种感觉。所以相比之下,我宁愿读别人认为是层次水平较低的言情故事而要舍弃安妮宝贝。但是我不得不承认,如果是想要找寻灵感,读读看安妮宝贝还是可行的。

其实我想起来比较这个是因为之前跟朋友聊到了读这两类书。那个朋友自然是不喜欢言情故事的,从言语中我感觉她更偏向于安妮宝贝这类描述感情更为细腻的小说。我不得不从这里联想到她对感情的看法。在她的观念里,情侣间最重要的是吸引力。只要互相吸引,有感情的话,其他的什么都不是很重要。好比金钱,她认为只要她能够挣钱就好了。也因为这种想法,她会感情冲动,盲目中做出决定,并且会因为重视感情而摇摆不定。要说明的是,这样的人很多很多呀,甚至于并不限于我这个年龄段。他们会认为爱情本来就是盲目的,就不应该能够理智地看待问题。我记得当我告诉她我的观点的时候,她说我太实际了,而爱情不应该是这样的。我还记得有人告诉我爱情应该会让你有揪心的疼痛,只有疼了才能证明那是真正的爱情。我继续纳闷儿呀,凭什么非要让我揪心地疼半天才能够说自己恋爱了?其实最让我唾弃的是跟我讲爱情是不需要理由的人(对不起,我知道很多人都这么觉得)。下面让我说说看为什么吧。

先说明一下我这里提到的爱情是双方的,因为我不认为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渴望可以被称之为爱情。那么我觉得爱情在一开始仅仅是双方的吸引力。这种吸引力有可能是没有任何原因的么?绝对不可能!这种吸引力可以是因为对方的谈吐、对方的相貌、对方的神态、对方的衣着打扮、甚至是对方的才识或财势,然而却绝对不可能是无缘无故的。这么一来就已经打翻了“爱情是不需要理由”的说法了。因为没有人会“没有理由地”被另一方吸引。那么再来谈谈爱情能不能够仅靠这种吸引力来维持。所谓吸引力,实则来源于双方最初步对彼此的评价。无论那是什么,他们肯定还没有完全认识到对方,了解到对方。说白了讲,那个时候被吸引了的肯定想不到对方吃了饭也是要上厕所的。那么如果两个人继续深交,这种片面的吸引力会很快瓦解。也就是说两个人的感觉会变质,如果不是一个人变质就是双方都改变了心态。这也就是为什么人们应该切记莫要感情用事。刚结果的李子不会甜,就算强扭来也还是一样的酸。

为什么我认为爱情应该是理智的呢?因为我觉得幸福是要自己来创造的,而不是光靠运气就能享得的。首先,我很实际地认识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我必须要先了解自己才能知道我跟什么样的人在一起才有可能产生爱情。我高中的那段交往其实就很不理智,原因是自己不成熟,不知道自己以后想要的是什么样的生活,甚至不知道自己仍然在飞速地成长。自然现在也不可能是停留在原状,我们都仍然在改变着,但是我已经能够更好地与对方沟通这种改变,所以两个人就可以以互动的状态交往着。认清自己想要什么是特别重要的一件事情。很多我跟同龄的都不曾想到这些事情,原因我不慎明了,因为我从很小就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了,只是不太清楚怎么达到那里。

我以后想要一个家。当然我不能说所有人都会想要一个家,但是想要恋爱的人应该都会想要一个家吧?毕竟恋爱的结果无非是白头偕老。这个家是什么样子的,人人各异。我理想中的家有4~5人,有爸爸、妈妈、和2~3个孩子。孩子的年龄应该比较相近,不会多过3岁。孩子们跟父母的年龄也应该相近,不应多过30岁。要知道我妈妈生我的时候就年龄比较大了,之后身体上就残留了当时的一些后遗症。在女人年轻的时候生产绝对是更明智的选择,因为年轻人在产后可以恢复得更快并且更完善。而且父母与孩子的年龄差距如果过大,双方就容易产生矛盾以及沟通上的种种不便。我身边也有几个父母年龄差距较大的朋友,在家里与父母的关系都很生疏,有很多话题是根本难以启齿的,就更别提沟通了。我希望我的家能够和睦,那么相互的理解便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不希望在30岁以后才生孩子。那也就是说保险起见我25~26岁左右就应该要考虑到结婚生孩子的事情了。

再想透彻一些,我希望我的家有较好的生活标准,不需要太多的奢侈品,却要有足够的经济基础。我现在22,毕业后23。也就是说在23~25之间我必须要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而且另一半也要有足够的能力辅佐我。这么一来对方就必须要有一定的工作能力跟学习能力,在社会上必须要有能够称之为专业的一项技能。而我也是一样的,否则如何保证能够找到工作呢?这些东西自然不是我从小就想到的。小时候只是在迈向一个一个的目标,现在却是利用已经达到的目标来规划未来生活的潜力。

以上所述包括了一个女人一生中比较可能会看重的一些东西:如家庭、如孩子、如稳定。对于一个男人来讲,里面有些东西不需要操之过急,毕竟很多人都会觉得男儿理当先立业再成家。所以对于我来说如果不找比我大一些的,就必须要找可以理解我的这份儿想法并仍然想要与我生活的人。只有这样,我才可能得到爱情,否则折腾完的结果就只有揪心的疼痛了。显而易见的是如果你的感情中充满了揪心的疼痛,那肯定不是爱情,仅仅是让你成长的历程而已。

人生的路并不漫长,短短数十年一晃就过去了。我想要在较多的日子中填满可以相互分享的心情,无论是喜或忧。我记得安妮宝贝曾写道幸福是假的、并充满缺陷。然而我却觉得正是因为幸福不真实甚至不完整才值得人们去追寻去拥有。两个人的幸福是一半儿一半儿的,要合起来才能细细品味。说白了就是一个巴掌拍不响,一个角儿的故事不成书。

机场的服务态度跟服务质量

(写于9月7号)

这次回国我发现北京新机场T3有着相比以往好了不知道多少倍的服务态度。每位工作人员都会很积极地帮助旅客,无论是询问方向还是其他需求都会在第一时间带着微笑帮你解决。海关坐镇的工作人员台上还设有针对工作人员服务态度满意程度的电子投票按钮,所以看来现在首都国际机场对于服务态度是十分重视的。但是这次回来仍然让我对机场的服务着实失望。原因是他们的服务质量依然不够专业。

其实最让我失望的是这次我所乘坐的航空公司:Continental Airlines(大陆航空)。从多伦多到北京的行程还算顺利,但是让我特别不满意的地方就是托运了两件行李,但是只有一件跟我的飞机同时抵达北京。到了北京后有整整一天都在为了箱子着急。打电话询问的时候,我发觉大陆航空似乎经常发生这样的事情,以致电话彼端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他们通常都会在第二天的大陆航班运送过来”。也就是说大陆航空已经不是偶尔发生这种错误了,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恶习)。第二天打电话我就直接开始联系大陆航空公司。要说明的是,从一开始他们的态度就非常好,然而办事就是如此地不踏实。第二天我打电话联系到他们后,对方说明3点后航班会抵达,之后会给我打电话。3点到了,他们没有打。我打过去后足足占线了有20分钟之后才接通。那个时候工作人员告诉我的消息是,没有看到我的箱子,然后要传真给我一张表格填写丢失箱子中的物品。当下我就急了。但结果在电话上周旋了5分钟后,对方又告诉我箱子找到了。你说这不是折腾人呢么。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当时还是感觉心里的大石头落了地。对方紧接着保证今晚可以把箱子送过来,但是却不告诉我具体时间。在我再三地询问种他们说大概在晚饭过后。于是我就跟爷爷奶奶在家等呀等呀,结果到了9点半他们还没送到。奶奶开始着急了,告诉我家里的电梯10点半就没了。我赶紧给他们再打电话询问箱子的去向。对方告诉我她给司机打电话然后让司机回我电话告诉我箱子的去向。15分钟过后,没有电话,我又打了过去。这次她说司机应该在路上,然后她又在另外一条线上联系到司机让他赶快送过来。这个时候已经非常接近10点半了,爷爷奶奶都跟着着急。爷爷更是穿了衣服要陪我下楼等司机,态度特别地坚持,我跟奶奶拦也拦不住。爷爷的腿脚本来就不是很方便,我看着他们跟我一起着急实在不落忍。之后在传达室那里看到了司机后才听到司机说是箱子给了他却没有给他地址的条子所以才导致这么久都没有送到。这办的是什么混蛋事儿啊。最让我受不了的就是他们都特别能够推卸责任,司机告诉我跟他着急没用,让我找航空公司。什么人啊。

再来说说看从北京回多伦多的行程。到了北京飞机场后了解到航班晚点了,足足晚了将近4个小时,从345720。在登记登机牌的地方,大陆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员把所有需要在抵达美国后转机的机票重新开票,现在因为晚机所以转机的旅客要在当地休息一晚上才可以起飞。本来我的机票就很复杂,我要到Newark转机到Houston,然后才能飞到多伦多,所以换起来很麻烦。他们最后告诉我只能到了Newark后让当地的工作人员负责改票,他们这里系统里办不了。耽误事儿啊耽误事儿。

之后在安检又发生一出事儿:我在随行的行李里面放了一些化妆水,他们说量太大所以只能托运。这么一来我要再回去在登机牌登记的地方把化妆水包裹成小箱子从新托运。在这个时候大陆航空又犯了一个错误,他们应该给我一张新的登机牌,之前的已经作废了。所以等我托运完化妆水后再回到过海关的地方就被扣住了,那里的工作人员马上跟大陆航空联系让他们找人送新的登机牌过来。这么一等,又是20分钟。一开始海关有一位工作人员问了我这么一句话:“他们为什么没有给你新的登机牌呢?”这话真让人火大,我怎么可能知道她脑袋里装的是浆糊还是泥巴,竟然不给我新的登机牌?而且谁也没有告诉我你们飞机场的办事流程是需要新的登机牌的。甚至说,就算我知道,也不应该是我的任务去提醒大陆航班的工作人员给我新的登机牌。当时我再三询问海关的工作人员为什么他们当时没有给我新的登机牌,所得到的答案是他们也不知道,有可能就是忘记了。但是无论如何这是他们的疏忽,是他们犯了错误。然而,到了后来我却连一句对不起都没有听到。登机牌是由海关的工作人员递交给我的,给了之后她说了句现在过海关吧就开始往前走。我跟着她从海关最左行走到最右行才发现她根本不是让我跟着她。她的意思是让我从新排队。这又是为了什么呢?我前前后后排了三次队过海关是为了什么啊?你们海关的工作人员我几乎每个都认识了。进去一次,出来一次,再进去被拦截,等候,然后还要又让我排队进去?这不是瞎折腾人么?她当时其实应该就直接把我领过去,盖个章就完了。等又排到我的时候,我实在气不过,跟办理手续的工作人员说道要投诉大陆航空公司。人家来了句:“哦,他们啊,是够操蛋的。”看来这家航空公司是出了名的臭气熏天。然而我却也觉得机场的工作人员也有办理不周的地方。就好像刚刚说到的排队,来来回回地就好像跟我叫板似的。还有就是当她从大陆航空的工作人员手中拿到新的登机牌时应该要求对方给与道歉,而不是拿了登机牌就随随便便地给了我。实在是不会办事儿的表现。

虽然这篇文章大部分都是在写大陆航空处理事情的不当之处,但是主题却是机场的服务态度跟服务质量,其原因在于旅客是不可能将两者清楚的一分为二的。对于旅客来讲,从起飞机场到目的地机场的一段过程是一个整体。机场跟航空公司的服务更是密不可分的。然而两边的工作人员却如此地不协调以及不配合,让我很失望。从机场的工作人员那里我可以感觉到他们对于航空公司的服务是不干涉的,但是我认为他们应该是相互辅佐的。如果他们认为这家航空公司的服务“够操蛋”,那么他们就应该做些什么来弥补。而不是推卸责任。如果这家航空公司屡次犯同样的错误,他们应该有更好的解决办法。而不是习以为常。这两点机场跟航空公司都做得十分差劲。

我现在仍然在机场的候机室里等待飞机,窗外已露出夕阳西下的景色了。

get_allocation().width

The difference between .width and .get_width().. is.. ginormous.

This is why I hate linux. This is why I hate coding. Why isn’t there a standardized way to write everything..

I’m so pissed off. Not a single reference online telling me that it should be get_width(). Take a look:

[extremely vague, doesn’t even tell me what members it has]: http://www.pygtk.org/docs/pygtk/class-gtkwidget.html#method-gtkwidget–get-allocation

[tells me it returns the size, doesn’t tell me anything that’s actually useful]: http://www.phpreg.com/php-gtk-manual/gtk/gtk.gtkwidget.method.get_allocation.html

[finally something useful, but gives me the wrong impression!]: http://ruby-gnome2.sourceforge.jp/hiki.cgi?Gtk%3A%3AAllocation

In fact, try google “get_allocation() width”, it’ll return a page of get_allocation().width or get_allocation().width()s..

I hate gtk. I hate linux. I hate coding.

So um yea, it should be get_allocation().get_width().. g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

家书:工作单位的事情

爷爷,奶奶,爸爸,

你们最近过得好吗?

我昨天定了机票,8月17号到9月7号回国。下面是行程,

我是在网上订购的机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Flight: 1 Round-Trip Ticket
All flight times are local to each city.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Mon, Aug 17, 2009
Toronto Lester B Pearson International Airport, (YYZ) to Beijing Capital Airport, (PEK)

Flight:                 Continental Airlines Flight 572    (on Boeing 737-800)
Depart:                 09:30 AM, Toronto, ON Canada (YYZ)
Arrive:                 11:04 AM, Newark, NJ (EWR)

1 Stop – change planes in Newark, (EWR)
Connection Time:

Flight:                 Continental Airlines Flight 89    (on Boeing 777)
Depart:                 12:10 PM, Newark, NJ (EWR)
Arrive:                 01:50 PM, Next day Beijing, China (PEK)

Total Travel Time: 16 hrs 20 mins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Mon, Sep 7, 2009
Beijing Capital Airport, (PEK) to Toronto Lester B Pearson International Airport, (YYZ)

Flight:                 Continental Airlines Flight 88    (on Boeing 777)
Depart:                 03:45 PM, Beijing, China (PEK)
Arrive:                 09:55 PM, Houston, TX (IAH)

1 Stop – change planes in Houston, (IAH)
Connection Time:

Flight:                 Air Canada Flight 8108    operated by JAZZ  (on Canadair CRJ Series 705 Jet)
Depart:                 07:45 AM, Houston, TX (IAH)
Arrive:                 11:45 AM, Next day Toronto, ON Canada (YYZ)

Total Travel Time: 32 hrs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去的时候会在美国纽瓦克转机,回来的时候会在美国休斯敦转机。17号早上9:55从多伦多出发,18号下午1:50抵达北京。回多伦多的时候比较麻烦,因为在休斯敦转机的时候要等待将近8个小时。

下面我想告诉你们我在单位工作的一些经历以及学到的一些事情。

我上个实习学期是在一所小型顾问公司。这次经历与以往的相比最有学习价值。这所公司的工作文化比其他公司的要好很多。我不太清楚怎样形容工作文化一词,英文是company culture。我没有在中国工作过,也没有见过很多白领人士谈论他们的工作单位,所以不太清楚在中国工作是怎样的一种经历。我可以举例说明一些北美公司的文化,但是爷爷奶奶可能还要听爸爸补充说明一下具体是什么概念。

在我们这一行业,也就是Information Technology/IT(信息技术),有一些几乎每个人都知道的公司,例如Microsoft (微软), Apple (苹果), Google (谷歌), Yahoo (雅虎), IBM, Adobe, amazon, ebay, 等等。其中微软跟苹果的文化是广为人知的。苹果近几年设计了一系列的广告推销自己的产品。这些广告的新颖之处在于拟人手法。在广告中,微软的机器与苹果的机器都是以人的形态表现出来的。在广大观众的印象中,这两种产品本身就拥有着人格化的姿态。微软着重于大型企业,卖得好的产品都是用于数据处理,比较典型的例子就是Office。这套软件包含了Word, Excel, Outlook等办公软件。几乎所有的微软电脑上都会有这么一套设备。而苹果重视的是设计方面的软件,如电脑制图、音乐与电影观赏以及制片作曲等等。

这两所公司虽然都是软件公司,但是他们的软件普遍都是用在不同的机器上面的。微软机器的制造商有很多很多,外观会因为不同的厂商有相对的改变。微软这一政策是有一定的营销概念的。他们的厂商多,可以修理机器的地方就多,相对而言机器就会比较便宜,设备便宜了、服务地点多了,顾客也就会多了。然而苹果公司的宗旨却不太一样。他们认为为了制造出顶尖的软件,他们一定要自己做机器。这个概念就好比好的画家要自己削铅笔一样,只有画家自己才能知道笔头要多尖才能画出他想要的素描。然而这也造就了苹果的使用率远远低于微软。

在机器以及软件外观上面这两所公司也有着显著的差别。苹果机器普遍来讲都在外观上获得好评。就算是不喜欢用苹果软件的编程师也会赞美苹果机器的高雅外观。苹果机器普遍比微软机器体积轻、一体化、整洁。这么一来,爷爷奶奶心中是不是也对这两台机器有了一个初步的画像?如果他们是以人的形态表现出来的话,那么微软的年龄应该会大一些,稳重魁梧的外貌,穿着西装,很正式的打扮。而苹果的样子应该是短小精干,休闲打扮。苹果的广告也就是这个样子的。微软的独霸以及苹果的专精都是这两所公司的特色。他们的机器,他们的操作系统,他们的软件产品,他们的推销方式,他们的首席执行官,他们的公司形象,他们的编程师,他们的文字,等特点都成为了他们商标的一部分。而这所谓的一切造就了一所公司的文化。

说了这么多无疑是想要说明一下我上个学期所在的公司的文化。这所公司的名字是imason,位于多伦多市中心的一所老式楼房。公司有近40名人员,平均年龄30出头。之前已经说过了,这是一所咨询公司。他们做的是互联网技术,用的普遍是微软软件。顾客大多数是北美较大的企业公司,如银行、电信公司等。imason是由两位滑铁卢大学毕业的学生合伙创立的,至今已有10年。也由于公司的创始人是从滑铁卢毕业的,他们的很多雇员也都是从学校招揽的,并且每个学期固定招收一名coop实习学生。这些实习学生有很多毕业后都回到这所公司工作。

我觉得对于一所小型公司来说,最主要的就是抓住人心,而imason在这一点上做得非常好。在这里工作的每一个人都喜欢自己的工作,喜欢在这里工作。我第一天来到imason的时候就感觉到了这一点。安排我工作的人事部主任在谈话中认识到我的兴趣爱好,询问到我对这个学期的期盼,了解到我所希望工作的岗位等。在咨询公司,虽然每个人都是顾问,但是工作的范围还是比较广阔的。比较粗范围来讲就大概有三种工作:商业分析、系统编程、用户体验。第一种工作是要与客户面对面交流的。从交流中收集到对方的技术需求。然后把所得的讯息加以概括,写成文件。第二种工作就是比较传统的后端编程,只需与分析师交流。我以前的工作都类似于这方面。最后一种工作属于前端工作,通称用户界面设计。

我举个简单的例子来说明这三种工作。如果我是一个客户,我想要做一个可以放铅笔、橡皮、尺子等文具的容器,那么我该怎么设计这件容器呢?首先,我需要一系列的要求列表。用户一般都不知道做他们想要做的东西,需要哪些资料。比如他们会知道铅笔有多少,橡皮多宽,尺子多长,但是他们不知道统计这些数据对于最后的容器会有怎样的改变。甚至会在最后才说明铅笔的数量可能会增加,等等。而作为一名出色的分析师就要将这些细节都写进文件里面,这样以来就有资料可以比对。否则等东西都做出来了客户又发现其实这跟他们想象的并不一样,那就惨了。容器里面的规划则是一个系统编程师的工作。比如分析师可以由客户的需求建议容器里要有夹层,或是分置成不同大小的空间来放置不同的文具。那么编程师就要将这些做出来,并且要以文件中的需求为标准分析应该以哪种技术来完成这项设计。用塑料、织布、还是钢铁,这些都是编程师的工作。最后,这个容器的外貌则由设计师来包装。包装的概念取于用户的体验。这并不仅仅是容器的样子好不好看,容器的用法也在考虑范围内。打开容器的方法就属于其中的一项。如果有拉链的话,应该从哪个方向拉开?开容器的力量太小会不会走动的时候不小心就被打开了?但是如果需要的力量太大也不行。当然设计师工作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也还是给产品美容,所以一般做这种工作的人都有一些美术背景。

在每一个实习学期,我都会学到一些技术。以前,我认为在实习阶段,一个学习计算机科学的学生主要该学到的就是技术。然而这是正确的么?实习学生要学到的不仅仅是技术,而是各种各样对自己未来发展有帮助的知识。每个人的一生都在源源不断地寻求自我。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在不停地改变。一生中没有明确的阶段,有的,只是来不及消化的改变。目前的我认为自己不适合做纯粹的编程工作。我不喜欢按照别人的安排来做东西。我更擅长的是与人交流,所以做分析师的工作对我来说是更合适的。分析师不仅仅要与人交流,更要做高层设计,也就是产品蓝图。有时候还会涉及到人士安排。这些都是我比较向往的工作。除此之外,我的兴趣则是绘画,那么自然而然设计师的工作对我来说也是比较合适的。考虑到这些,我上个学期才选择到imason工作,因为我知道顾问的工作是很有伸缩性的,通常会接触到各个方面。比较幸运的是imason这所公司比其他咨询公司都要机动,并且非常地人性化。第一天主任就告诉我她会尽量安排我做我想要学习的工作岗位上面。这是我在以前实习的公司都没有过的经验。

令我比较吃惊的是,在imason,所有的雇员都很团结友善。第一个星期里,每天都有人跟我介绍自己。当一个人有了困难的时候,很多人都会伸出援手。那样的热情有时候都会让我不好意思开口问问题。在以往的工作单位,只有一个小组的人或是三五个人会比较团结,公司中其余的人都好像虚于摆设。当然这种现象有可能源于imason是一所小公司,但是我第三个学期在oculus工作,也是一所小型公司,80不到的员工,仅仅4年的开拓史,却完全没有imason的感觉。

imason占据了办公楼的顶层,全层都是开放式概念,没有分割出一个个的小单间,也就化解了公司阶层的感觉。坐在我前后左右的都是在公司待了一段时间的雇员,但是完全没有架子可言。在imason的厨房里总是有各种各样的零食:面包、麦片、酸奶、水果、饼干、薯片、等小吃。厨房里还有各种饮料、咖啡、奶茶,甚至还有啤酒、红酒等饮品。这些都是免费的,并且定期会按照雇员需求更新订购。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其他福利,例如公费手机,家庭网费,免费健身房会员卡(由于我不去健身房,公司把妈妈的乒乓球会员费交了)。

我上个实习学期末与几位编程师为加拿大一所人寿保险公司做一个项目。他们人手不够,所以公司问我可不可以在学习期间做一些合同工作。我这个学期把课程编的比较紧凑,所以星期三跟星期五都没有课,也就同意了公司的安排。公司给了我一台电脑,我现在每个星期都会远程工作个一两天。他们每个小时付我30加币,这可比在外面打工赚多了。我打算下个实习学期也会这所公司工作,他们将我的月工资提高了一些,从上个学期的3800到下个学期的4000有余。这个数字在我所在的行业里面算比较高的了。如果去美国工作还可以更高,但是去了美国就意味着要在那边租房子,消费下来余额也就不会很多。

这个学期我有一门选修课程是关于科技与社会的链轨。记得教授曾经说过一句我认为比较经典的话:如果你都不知道该怎样跟你的爷爷奶奶介绍你的工作,那么这只能说明你对自己的工作完全不了解。爷爷奶奶,经过我的初步解释,你们对我的工作环境以及工作性质有没有了一个浅淡的概念?如果还是一头雾水的话,我下次再接再厉。

你们要吃好、穿好。最近有猪流感风暴,最好不要到人多的地方(如公车、地铁、菜市场),容易感染。但是吃猪肉是没有问题的,不要轻信流言,觉得猪肉也会传染。

多多

拼图

最近跟lu开始了一项工程:拼图。1500块的拼图,竟然比我想像中的要难很多。lu总是很顺从我的意愿,溺惯我的一切。虽然他并不觉得拼图有什么意思,却仍然在我的要求下跟我去挑了拼图回家。拼了两周后,我们大概完成了一半有余。究竟是什么让我突然想要拼图的呢。有可能是为了回忆小时候跟爷爷一起拼图的感觉。不过最近我突然想起来了一些事情,所以就推翻那个初断。

记得在温哥华的时候,爸爸总是能通过朋友认识另外一些朋友。玩得来的就会持续有来往。其中有一对没有孩子的夫妻,我管他们叫小侯叔叔跟海燕阿姨。他们在温哥华有一所公寓,有一阵子爸爸跟我经常去他们家跟他们打牌。一开始我对他们的印象是很肤浅的。我觉得海燕阿姨很漂亮,小侯叔叔配不上她。那个时候我已经懂得收敛自己的这些想法了,所以自然就没有跟爸爸暴露过这些想法。

小侯叔叔跟海燕阿姨家很干净,客厅的茶几跟桌子上从来没有乱放过任何东西。他们家有一套看起来很齐全的电视音响装配,我所谓的看起来并不是说只是看似而已,而是因为我并不太懂这些设备所以只能说是看似如此。那个时候还不太懂家具、电器的等级高低,对金钱的看法也极其泛泛。但是就算不懂,也看得出来他们过得不算拘谨。墙上没有挂很多装饰品,比较特别的就是三幅镶上镜框的拼图。其中最大的一幅是漫天繁星,大约有2两米长1.5米高。

第一次过去后,我印象中比较深刻的就是他们两个人穿着同样的休闲服来接我们。虽然是很简单的灰色棉制休闲服,但两个人一起穿却看上去那么和谐,莫名其妙的好看。小侯叔叔年纪不大却有些秃头,但是总是乐嘻嘻的,我记忆里就没有他严肃的脸孔。我一直以为在家是海燕阿姨在做饭,其实每次去都是小侯叔叔做饭,而且做得特别好吃。吃饭的时候,小侯叔叔问我要喝苹果汁还是橘子汁?我还没问答就看到他给海燕阿姨倒了半杯橘子半杯苹果的饮料,于是就问道为什么要活在一起呢?海燕阿姨笑说她喜欢这么喝,因为橘子汁太酸而苹果汁又太甜。小侯叔叔说他们两个人这样喝习惯了,在外面也是一个人买一杯然后对着喝。他们建议我也尝尝看。我尝了后一直到现在偶尔都会这样对着喝,真的是别有一番滋味。

记得有一次去玩发现本来空着的墙角放了一台电子钢琴。小侯叔叔说这是海燕阿姨27岁生日的礼物。海燕阿姨笑言都这么大的人了还爱搞神秘,我回了家才发现怎么家里突然多了个大家伙。那天跟着一起来的还有当时寄住在我们家的钟琪阿姨。通常我们都会打拖拉机对家儿,多了一个人怎么打?大家都在一个劲儿地推辞要坐出去。爸爸希望我能够推出,但是我当时说真的很想要打牌。其实我这么大了才明白打牌对我来说一直都是次要的,我只是喜欢热闹而已,喜欢看着一桌的人围在一起,大家在一起做任何事情都会令我开心的。那个时候最后退出的是小侯叔叔。他把耳机插在电子琴上面,不希望干扰到我们,在一旁自娱自乐。

我们也并不是总是到他们家去蹭饭吃。有一回大家到外面去玩,回家的路上聊到掉头发的问题。海燕阿姨说来了温哥华之后掉了很多头发。爸爸笑问是有什么烦心的事情么?小侯叔叔接上了话茬儿,她哪有什么可烦心的,等我老了有可能要烦心我老了,现在还早着呢!那股子自信突然让我感觉很羡慕,羡慕海燕阿姨,羡慕她跟小侯叔叔之间的感情。之后每当我到他们家去,看到那几幅拼图都会想到他们是怎么在这个家将拼图一点一点地拼起来的。看到完整的拼图,想到的却是两个人拼图的经过,那是很幸福的感觉。虽然那个时候我没有看到他们拼图的过程,却可以在完成的作品上观察到,那一片片的心意。

一锅粥的生活

我今年要22岁了。人们通常会对一位22岁的女性有什么样的标准跟要求?其实这个问题在我18岁的时候就问过自己了。但是那个时候虽然把问题问了却不太在意答案。那个时候还没有完全进入社会,仍然在做孩子梦。只有当跨进社会了,才开始明白做人跟做孩子是有着双重标准的。

记得爷爷跟爸爸都很注重心态。小时候总是会听到他们叨念着,做人心态要端正。然而他们没有教导我的,却是如何跟心态不端正的人相处。现今社会有多少人的心态合格?当然了,每个人的标准都是不同的。很多情况下,我所认为的端正心态却是他人不端正的所谓。

22岁这个年龄是卓16岁时最向往的年龄。具体为什么我已经不记得了。但我却可以肯定,她对22岁的憧憬在22岁的今年会完全幻灭。人们的憧憬往往跟现实有着绝对性的差距。如果完全一样的话,那就变成预言了。

有些时候写东西完全是没有主题跟目的的,就像现在,我只是突然想到了自己今天要22岁了而已。很多时候我边写边酝酿,最后真的便写出了一个中心思想来。然而我现在却有些走神儿。我想起了前些天跟同学聊到他最近交往的女朋友。他模林两可的态度让我十分困惑。我问到他们将来的打算如何,他竟然说不出什么来,只是告诉我近期女朋友的安排中没有他。最后我问到你喜不喜欢她?她喜不喜欢你?他告诉我还不太清楚。

话说到这份儿上,我就比较傻了。喜不喜欢都不知道为什么要交往?他说他不太清楚对方的心态如何,也许只是想玩玩,所以他也不太好意思深入打探,那么也就没有做什么特殊安排。我真的并不是想要刺探别人的心态,但是这种事情是可以玩玩就算的么。玩玩究竟是什么意思?两个人在一起确实可以玩,可以玩很多东西,但是我一直觉得两个人在交往是跟玩不太一样的。

与此之外,他提到现在仍然年轻,没有必要那么严肃,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其实我觉得自己已经到了一个不能再称之为女孩的年龄了。虽然我的长相仍然脱不了稚气,看上去仍然是个孩子,但身上的包袱已经不只是孩子的大小了。22岁的我们应该对自己的未来有一个规划,这根憧憬还不太一样。卓的憧憬莫过于在夏天的晚上穿着露肩连衣裙去小酒吧喝杯鸡尾酒。我所谓的规划则是在不久的将来住在什么样的城市,做什么样的工作,买栋什么样的房子。而最重要的则是,我将要与什么样的人完成这些规划。

现在的我们,虽然仍然年轻,却真的需要开始对向往的未来做计划了。这就好像上学的时候需要考虑上完哪些课最后才可以毕业一样:每一学期都有需要上的课,只有上了那些课才可以继续读下去。人生的安排跟课程的安排其实也差不了多少。好比我要是5年后想要买房子,就需要毕业后找到好工作,而毕业后马上可以找到好工作就需要上所好大学读个好专业。这并不是什么大道理,但是很多人却做不到。

11年纪的时候曾经为了作业写了一篇关于未来的作文。老师读到这段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十分精彩:“25岁的时候结婚,27岁生双胞胎。如果一年生不了两个就两年生两个。”其实我直到现在都仍然是这么打算的。为了确保婚姻生活美满,我觉得需要至少跟对方有3年交往经验。也就是说22岁的现在我就需要已经认识对方并且在交往了。

按照我的计划,22岁的我是根本没有时间去“玩玩”的。当然我并不是说每个22岁的女性都应该有这样的计划,但是也不能什么计划都没有啊。按照奶奶的的说法:没有计划的生活不就变成一锅粥了么。

满足

前不久听说苹果的Steve Jobs因为身体不好所以请了6个月的假。听到的时候也听到别人笑言因此苹果的股一下子跌了不少。后来再次听到lu提起,是因为他告诉我人家的身体是真的很不好才请的假。而我不仅疑惑,那么样的一位人才怎么会这么不注意自己的身体呢?为什么会笨到身体如此不好了才开始请假?

其实这是很多人的通病。当我们身体好的时候会觉得健康是理所应当的事情。病痛为什么会降临在我们身上呢,那才是不正常的。当我们没病不痛的时候就不记得该怎样保护自己了。只有当我们流了泪,受了伤才会珍惜没病不痛的时候。很奇怪的是我们的记性真的很差,往往需要多次的醒悟才懂得爱护身体。

一开始我很迷惑,不明白为什么Steve Jobs没有早早就请假疗养身体。其实理由很简单嘛。这就像小孩子明明感冒了知道不能到外面去吹风,但是朋友一打电话叫他出去玩还是会出去一样。我的肩膀跟脖子最近一年来持续恶化,原因就是总是以不好的姿势坐在电脑前面。然而我现在仍然是一天到晚跟电脑打交道。Steve Jobs没有因为身体的缘故早早请假休息是因为他从工作中的成功得到精神上的满足。孩子喜欢玩,从玩耍中得到精神上的满足。而我则从电脑中得到。到底是精神上的满足重要还是身体上的满足重要?我们似乎都认为是精神上的满足重要。

上个星期我给爷爷奶奶挂了通电话。他们的日常作息非常简单:8点起床,吃早餐,遛弯儿,吃午饭,打盹儿,听个课学习学习或去医院拿些药,吃晚饭,看电视,11点睡觉。这其中他们每天都定点吃药并且有规律地吃饭以及休息。他们除了身体老化,没有什么小病小痛,更不会像我一样肩膀脖子酸痛。反观自己,如果不是因为上班,生活极端不规律。现在就算上着班儿,吃饭也没有固定时间,有时早有时晚,早餐更不会每天都会吃,有一顿没一顿。想想看上学的时候则变本加厉。这些当然也都是习惯养成,不太可能一下子就改变过来。想当然爷爷奶奶也并不是从小时候就如此这般的。然而,这却是一个警讯。

难道真要到病入膏肓了才开始注意身体么?我是一个很不喜欢后悔的人,相信每个人都不希望对自己的身体后悔。没有了身体上的满足是不可能有精神上的满足的。因此,身体上的满足>精神上的满足。

屡教不改,教之过

我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学到“屡教不改”这个词语的了,但是学到的时候,却绝对被灌输了“屡教不改,乃学生之过”。然而真的应该这样理解么?

对于孩子来说,犯错是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对于女孩子来讲,不仅仅是因为要被批评或者要受到惩罚。更直接的影响是被别人知道,是个脸皮问题。那个时候改正错误是为了老师,是为了家长,是为了叔叔阿姨,是为了同学跟朋友。晚上忘记刷牙是犯错,改正错误就是要记住刷牙,然而刷牙是对牙齿健康这一点却不是很了解。现在长大了,明白所谓“错”,完全是自己的事儿,跟别人没什么关系。然而为什么这么简单的事情,小时候却完全不理解?

也许小时候对犯错的认知会这么地肤浅是因为孩子的理解能力有限。不懂的事情只能以服从或者拒绝的态度处之,所以长辈顺水推舟地以命令的形式交代正确的处事方法。但更有可能的是,师长与家长不知道该如何于孩子交流。对于他们来说,看起来最适当的方法就是命令。这就成为了最普遍的手段。无论是在西方还是东方,这都是一样的。

最常见的“错”是什么?是撒谎。这是孩子最擅长的。妈妈问孩子刷牙了没有?孩子说刷了。孩子为什么要撒谎?老师跟家长会有各种各样的解释:他不乖,他不想刷牙,他想继续看电视,等等。但没有一个解释是最根本的。为什么要撒谎?其实孩子撒的谎比大人撒的谎要直接得多。他们还没有到你欺我诈的阶段,他们只是想要保护自己。为什么撒谎会让他们觉得被保护着呢?因为谎言让他们安心。为什么实话会让他们不安?因为他们压根儿不知道怎么跟对方吐真言。说到底,是因为两方不懂得交流的方法。

当我还是孩子的时候,我总是会听到这句抱怨:这个孩子心眼儿真多。那个时候我觉得这是一件很坏的事情。他们说的具体是什么意思我不会深想。但是他们说话的语气对我而言却是显而易见的。这其实对很多孩子来讲都是一样的。很多时候他们不懂得大人说的话,做的事,但是他们敏锐的观察力却可以洞悉大人们的心态。从小到大我脑袋瓜里都会想很多事情,也就是所谓的心眼儿多。这是一件坏事么?其实不是的。但是大人觉得孩子就应该简单一些,要比他们笨一些,懂的事情少一些,不会做的多一些。也就是这个认知促使他们命令孩子去做他们理所应当的事情。

其实长辈通常是会解释什么是错、什么是对,什么应该做应该说、什么不应该做不应该说。但是他们的解释往往都很片面,不能够直接影响到孩子。比如妈妈会告诉孩子刷牙对你好,会让你的牙齿健康,牙齿健康了就不会疼,就可以吃糖。这已经是很好的解释了。你还能多说些什么才让孩子记得刷牙呢?第一:健康跟疼痛是什么概念?孩子要是没有过蛀牙怎么可能明白这两个词语的含义。第二:可以吃糖是很空虚的一句话。对一个孩子而言,要不本来就可以吃糖要不就是被管得很严所以会觉得就算刷牙也没有糖果可以吃。第三:孩子的逻辑概念还不是很发达。就算了解健康跟疼痛的概念,也听不懂这跟吃糖的联系。第四:这个解释没有时间意义,不解释为什么天天都要刷牙。生性懒惰是很常见的事情,而天天刷牙则是需要培养的习惯。这么一分析,本来很好的解释就变得不那么完善了。

事实上,我小时候有几次犯错,我直到现在都不懂为什么?为什么大人变得那么生气?我究竟做了什么?可悲的是,大人们会认为孩子懂得他们犯的错。这就跟很多女朋友都有着这样的误解:“我生气了,男朋友理所应当知道我为什么生气”一模一样。那种时候很多大人们的做法跟这些女朋友是一样的,他们让孩子自己去反省。区别在于男朋友可以在迷茫之余或一气之下跟女朋友分手,然而孩子对待大人可不能这样。所以当这种情况发生后,孩子会怎样呢?他反省。就算仍然不懂,他也会告诉大人他懂了,他知道错了,他会改。我就是这么做的。一边哭一边说我会改,然而脑袋里却仍然不懂要改些什么。更讽刺的是,这么做完全是因为害怕大人生气,压根儿就没想到自己。

改正自己的错误后收益的人是自己。这么简单的道理我多年后才悟到。

屡教不改,教之过也。